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
12家信托身陷其中 中弘退倒计时:还有最后4个交易日

编辑/2018-12-23/ 分类:科技资讯/阅读:
市场统计数据显示,截止到目前,A股市场年初至今股价跌幅超过50%的个股共有361只,占比达10.43%;跌幅在10%-50%的个股共有2611只,占比75.46%;跌幅在10%以内个股有226只,占比6.53%。 其中,备受关注的就是中弘退,年初以来,该公司股价已经跌去近90%,截至 ...
  市场统计数据显示,截止到目前,A股市场年初至今股价跌幅超过50%的个股共有361只,占比达10.43%;跌幅在10%-50%的个股共有2611只,占比75.46%;跌幅在10%以内个股有226只,占比6.53%。

  其中,备受关注的就是中弘退,年初以来,该公司股价已经跌去近90%,截至12月21日收盘,其收盘价为0.24元,成为首例因股价低于每股面值的退市股票。按照交易所的安排,自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的中弘退,12月27日将是其在A股最后一个交易日,如此算来,还有4个交易日,其在A股8年生命周期将彻底终结。

  12家信托公司踩雷

  12月17日晚间,中弘退发布公告称,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近日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20.37亿元,全部为各类借款。截至目前,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为114.64亿元(近期公司及子公司偿还了部分借款),全部为各类借款。公司目前正在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解决办法,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3月以来,中弘退已经发布28份债务逾期公告,涉及包括银行、信托、券商在内的35家金融机构,涉及债务余额合计超200亿元。其中踩雷的信托公司多达12家,分别为安信信托、交银国际信托、华融信托、中建投信托、山东信托、光大信托、吉林信托、华澳信托、国民信托、西藏信托、厦门信托、陕国投。12家信托公司涉及的债务余额合计68.41亿元。其中,安信信托涉及的债务余额最高,借款共计21亿元;其次为中建投信托,涉及债务余额为14.82亿元。

  一位华东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告诉本报记者:“一般这类信托计划多以集合信托为主,单一信托计划很少会投此类资产。”

  此言不虚,2016年,陕国投曾向中弘退持股49%的浙江新奇世界影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提供了一笔4.988亿元的贷款,贷款利率为11%。而这笔贷款属于通道业务,其委托人是联储证券,资金来源于联储证券发行成立的“中弘新奇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”。据报道,因该资管计划“踩雷”中弘退,联储证券一度遭遇投资者维权。

  一位长三角地区信托公司内部人士直言道:“今年风险事件较多,踩雷变多主要是大环境导致。同样作为融资方,银行也踩,并不只是信托踩。一个大公司出问题,背后最大债权人往往都是银行,信托作为辅助融资工具,大公司暴雷,也无法幸免。未来还是做一些主体资质较好的客户,降低风险吧。”

  上述华东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告诉本报记者:“信托一共就投三类资产:房地产、政务平台、上市公司,而上市公司只要有资产,都会有人给它放款,而且前期调研都是基于一些表面现象,很难看出它实际存在的内部问题,因为他们的财务数据都会粉饰的很多,其实就是信息披露不完善,刻意隐瞒了一些事实,这就很容易踩雷。而且在去年的行情下,这也比较正常。”

  “重金之下,必有勇夫”

  实际上,早在2017年下半年,中弘退的流动性危机就已显现,对资金极度渴求的中弘退为了尽快筹措到资金,以很高的市场利率四处借款,且借款期限也在缩短。2017年7月,中弘退向武汉天创承德企业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借了2.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,该笔借款利率高达24%,期限为120天。随后,中弘退又向广州瑞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借款5000万元,利率15%。2017年11个月,中弘退及其子公司又向前海国汇(深圳)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和杉众资产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借款补充流动资金,利率为24%和18%。

  2017年12月,在流动性危机已经暴露无遗的情况下,中弘退实际控制人王永红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,擅自让时任财务总监刘祖明向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划付了61.5亿元。这几乎给了中弘退“致命一击”,2018年1月起,中弘退的债务问题开始暴露,主体信用评级遭到下调。

  但即便是这样,“求生欲极强”的中弘退还是在2018年1月底以36%的高利率向至卓飞高企业管理咨询服务(韶关)有限公司借到了一笔2亿元的贷款用于补充流动资金,期限为2个月。

  中弘退在公告中表示,目前,公司正在积极与相关债权人协商妥善的解决办法,并且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,争取尽早解决逾期债务问题,后期具体计划主要是寻求重组、加速资产出售和催收应收账款。

  但中弘退的财报显示中弘退的的应收账款仅有2.55亿,货币资金仅余8.6亿元。而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末,中弘退流动负债达263亿元,较第二季度末上涨53.12亿元。其中,短期借款余额为30.73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25.42亿元。

  “单薄”的业务发展

  不得不说,中弘股份变成中弘退折射的正是当下房企的困境。

 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本报记者:“实际上,这两年的地产行业表现都很一般。而导致中弘退的退市,一方面是因为这两年它的经营持续恶化。之前海南的如意岛项目的停工,到北京商住限购让它在销售方面遇到困难,无法回笼资金;另一方面是在这一个时间段的股票市场整体表现都很弱,导致它的股价也很低迷,最终因股价价格较低引起退市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  中弘股份成立于2001年,总部位于北京,2010年,中弘股份借壳*ST科苑上市,因为赶上北京商住市场发展的黄金期,中弘股份迅速崛起,一度被称之为“小万达”。

  但中弘退的“悲惨”命运与其单薄的业务发展也有着直接关系。

  中弘退2017年年报显示,当前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开发与销售。房产销售是收入和利润的主要来源,目前公司的房地产业务主要位于北京、济南等城市。

  然而,2017年以来,各地纷纷加码楼市调控,把这轮调控推向高潮的,当属北京出台的“317新政”(即商住限购),中弘退在北京共操盘了三个项目:新奇世界御马坊、中弘·由山由谷、中弘大厦。其中,新奇世界御马坊作为贡献业绩的主力也因商住调控销售停滞,同时2016年已销售的商住房也遭到大量退房。

  同时,中弘退于2012年开发的如意岛项目也在2017年8月,因环保督察、项目开发资金等问题,围填海工程持续停工。

  除此之外,中弘退济南也有两个项目停摆。根据相关媒体报道,中弘股份在济南有两个大型项目,分别是位于CBD的中弘广场和位于黄河北的中弘鹊山项目,因受到总部资金链影响,两个项目均停工停售。

  最终,中弘退因2018年9月13日至10月18日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(1元),11月8日其被交易所终止上市,并自2018年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,如中间不停牌,12月27日,将是其在A股最后一个交易日,随后将终结其在A股的8年生命周期。
TAG:
阅读:
广告 330*360
广告 330*360

热门文章

HOT NEWS
广告 330*360
仿站低至300元,新闻自媒体
每日科技资讯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新闻自媒体联系QQ:327004128 邮箱:327004128@qq.com Copyright © 2015-2017 每日科技资讯 版权所有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